諸天投影|第1581章 羅睺(四千字)

推薦閱讀:
  時代變了!

  世間一切不變的,唯有不變本身。

  除此之外,萬界萬靈萬物萬有,都在變化!

  顧少傷垂眸,輕嘆,拳落間,

  萬象俱滅!

  這一在兩人交手之間被截取出來的剎那時空瞬間神光大作,輻射無垠。

  一道道洶涌肆孽的漣漪穿透時空維度,以更為暴烈的姿態踐踏四極,奔向四方!

  轟!

  轟隆!

  混元洪荒界之中登時為之地覆天翻,四尊無極坐鎮的四方紀元都為之搖曳剎那,數之不盡的大千世界都為之翻覆。

  蒼之紀元更是為之轟鳴震動,顯現出真正顏色,寸寸虛空之下無可量計的時空統統為之破碎!

  嗡嗡嗡~

  綻綻神光之中,蒼祖的身軀在被拳意扭曲卷縮的時空維度之中一次次破碎又一次次的重組。

  隱隱可以看到,蒼祖身軀之中千百萬無量量世界在噴吐最后霞光,隨著他身軀的破碎重組,而在一次次的終結破滅,又自開辟誕生。

  一拳之間,恒沙大千生滅兆億次!

  無窮無盡的痛苦宛如潮水一般涌上蒼祖的心頭,他體內的每一個多元宇宙都是構成他身軀的最基本物質,本源,本質,破碎重組兆億次的痛苦,遠遠超過從粒子層面將一個人揉捏兆億次。

  但是蒼祖面上卻只有一抹深深的殺意,好似完全感受不到點滴痛苦:

  “你以為,你贏定了?!我奪蒼之大陸之后......”

  蒼祖立身無窮毀滅之中,雙臂招展之間,似有恒沙無量大世界齊齊毀滅一般的恐怖波動都在這一刻為之噴薄而出。

  但就在這時,他的話語一滯,眸光之中泛起無邊震怖。

  在蒼祖的眼神之中,只見一道白皙完滿的手掌漸行漸近,覆蓋了一切時空概念,充斥了一切變量概念,好似成為了唯一。

  一切時空變量,一切變化可能,全都在此刻被那手掌所充斥。

  他的一切念頭,一切謀算,在這一只手掌之前,都好似沒有任何意義了。

  “我不甘!”

  下一瞬,那一道手掌已然從容平靜的落下,如天幕降臨般,抹去了蒼祖世界中一切光輝,一切明亮。

  “蒼祖......”

  一剎時空之外,混元洪荒界之中的四大無極眸光皆是一縮,好似看到了這一剎時空之中發生的事情。

  看到了那一只好似蘊含世間一切變量,握掌諸天一切偉力的手掌如天幕垂下。

  將那兀自不甘怒吼的蒼族,拍碎在剎那之間。

  “廢話......”

  一掌連同剎那時空一同拍碎,顧少傷輕嘆一聲:

  “不然呢?!”

  寸寸虛空在此刻如破碎的銅鏡般碎裂開來,跌落在那比混沌更為虛無的不可見之中。

  那被兩人交手波動截取而出的剎那時空也同樣在無盡道蘊的流溢之間片片碎去。

  一代蒼祖,糾纏了太初人族無數年的大敵,就在這剎那之間,消散于虛無之中。

  縱使再度歷劫歸來,卻不知幾劫之后了。

  “武祖.......”

  “那老怪物還是不敵武祖.......”

  “紀元演變,大道運轉,總有超脫常理之人誕生.......”

  混元洪荒界一片死寂,一尊尊大能都感受到了那剎那之間一戰的勝負,忍不住心有所感。

  嗚嗚~~~

  一道道嗚咽之聲自混元洪荒界最為渺小的虛無之中傳蕩而出,彼此匯聚之下,譜出一曲響徹五方紀元,無窮次元時空,無量量大界維度的哀歌。

  隨著蒼祖隕落,混元洪荒界都好似黯淡了下去。

  更有一縷縷赤紅如血的天河瓢潑而下,似天地都在哭泣。

  祖巫紀元之中,后土伸手拈起一縷赤紅血滴,微微一嘆:

  “時代.......變了!”

  “早了......不過,也無所謂了。”

  周青垂下眸光,輕輕一笑。

  無盡無限多元宇宙海之中,沒有什么是一成不變的,無論是過去還是未來,無論是歷史還是現在。

  對此,任何大羅,任何混元都不會意外。

  因為彼此都是變量,都是變數。

  轟隆隆!

  凝滯一瞬之后,那剎那時空爆碎之音,才宛如萬界寂滅震爆一般爆發出來,響徹在五方紀元,無數時空維度之中。

  混元洪荒界之外,那無窮混沌海更是大浪滔天,無可計數的大千宇宙被吹拂的四散而去。

  無窮陰影之下的蒼茫大陸同樣在這萬界震爆一般的聲浪之中微微震動。

  呼呼~~~

  流溢的神光之中,瓢潑而下的血雨之中,顧少傷負手而立,任黑袍獵獵,只是垂下眸光,看向了那無窮黑暗交匯的九重魔淵:

  “計都,要顧某人送你嗎?”

  “哈哈哈!送我走?笑話!!”

  無盡魔意繚繞之中的九重魔淵之上,有形無質,似水無形一般的計都大魔神大笑出聲,蕩起無窮森寒魔意:

  “我計都無論來去,皆獨來獨往,何須你送?!”

  砰!

  狂笑之中,計都一腳踩下,將九重魔淵連同其內無窮時空一同踢得倒轉,宛如一柄刺破無垠混沌的長錐一般豎起。

  然后,大笑扛起,撕裂了無盡虛無。

  笑聲未落之間,計都已然消失在混元洪荒界之中。

  走的無比果決。

  開玩笑,那不知來路的老怪物都不敵,他哪里是對手?

  只是可惜了這一處好所在。

  現在,直至未來,再沒有比這更混亂的地方了。

  也不一定,有了這家伙,只怕也未必混亂的起來.......

  “大帝......”

  上蒼之上,無窮血雨瓢潑而下,染紅了漆黑戰火燃燒過的焦土。

  遮天蔽日一般的黑龍戰艦之中,好似被血洗過一般的段德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雖然大羅之上,時間已然毫無意義,看似一剎之間,或許已然交鋒了兆億次。

  但在感官之上,顧少傷的確是在剎那之間便擊敗了一尊無極巨擘!

  更是一句話便將足以與仙秦激戰的計都大魔神嚇走。

  這可比上次見他出手還要可怖太多了。

  可憐自己,怕是要被穿小鞋穿一輩子了。

  “帝師大人威武!”

  “帝師大人無敵!無敵!”

  “無敵!”

  不同于段德,看的顧少傷勝利,仙秦軍團登時爆發出巨大歡呼之聲。

  仙秦人仙法來自于顧少傷,其于仙秦之中地位,不止是帝師,更似是道祖。

  “這是無敵了......”

  仙道九天,滄溟山中,張衍胸膛起伏,心中震動。

  一戰勝過大魁首,鎮殺蒼之紀元的無極巨擘,一言嚇走計都大魔神,這樣的氣勢,足以讓任何人震怖了。

  自他自下界飛升,直到如今,他還是頭一次看到這樣的存在。

  “這計都走的倒是果決......”

  南極天中,南極大帝眼皮忍不住一抖,冷笑連連。

  雖然知曉計都必然不是那武祖的對手,但走的這般果決,還是讓他無語。

  只能說是不愧是唯一正大光明浪蕩在萬界諸天,而不被人擊殺的大魔頭。

  “走吧。”

  思量間,南極不由嘆息一聲。

  “不,大魔神!”

  “大魔神你.......”

  “計都!!!”

  “不!”

  計都走的無比果決,而滯留在九重魔淵之外,與仙秦軍團鏖戰在上蒼之上的一眾魔神卻傻眼了。

  “殺!!”

  “宰了這些魔崽子!”

  “哈哈哈!死吧!”

  與之相對,仙秦軍團卻是士氣大振,戰意高炙。

  下一刻,隨著鎮國黑龍一聲長嘯,無窮無盡的黑龍戰艦遮天蔽日一般淹沒了無數驚慌失措的魔神魔潮。

  大戰,再度爆發!

  ........

  混元洪荒界之中,鬼哭血雨持續了足足三年,直到顧少傷有些不耐煩,一切才徹底平定下去。

  原蒼之紀元,毀滅于戰斗之中的無垠大陸早已恢復如初。

  同樣的混沌氣流繚繞,同樣的無數大千環繞,唯一不同的,是隨著蒼祖的隕落,一切蒼族,乃至于蒼族后裔,全都煙消云散。

  當然,顧少傷還不至于對這些毫無還手之力趕盡殺絕,只是沒有無極的庇護,又處于無極戰場之中,能夠存活下去的,不過寥寥而已。

  呼呼~~~

  混沌氣流繚繞之中,顧少傷坐于蒼祖曾經被釘的神山之巔,神色平靜的把玩著一面古樸銅鏡。

  “氣運之爭,堵不如疏,滅殺了蒼族,也毫無意義。人族起于太易之處,盛于太易之末,本該衰于太初,于太始再度大盛.......”

  一輪大日懸掛于神山之上,羲的面容若隱若現:

  “就如水中枯木,你按下去,總歸要再度浮起來.......”

  羲靜靜的看著顧少傷。

  他自然不會在意蒼祖的死活,事實上,只是他想,蒼祖早已死在無數歲月之前,根本沒有與遠古八皇的交手可能。

  但也正是因為蒼族之存在,否則,自他之后,太初人族之氣運便再也催生不出一尊混元,更遑論是八皇,乾蒼梧了。

  也正是八皇隕落,乾蒼梧即將隕落,否則,又如何有顧少傷的應運而生。

  顧少傷是人族,而非蒼族,妖族,其他種族,未必便沒有氣運糾纏。

  這是大道法理,但凡處于大道之下,便不能夠避免。

  蒼族滅,又有妖族生,妖族滅,還有修羅族,天人族,神風族......

  甚至,可能越發兇猛。

  “那便一直按下去便是,總有一日便起不來了.......”

  顧少傷知曉羲的意思,卻只是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無論蒼祖也罷,妖帝也好,總歸是差了些,若之后能有更強者應運而生,對我來說也是樂事。”

  他知曉,羲之所以任由蒼祖遁走,妖帝崛起,并非是不能夠插手,而是在他看來,還在掌控之中。

  “我已然看到,在太始紀,將會有一尊更勝蒼祖,妖帝的存在將會應運而生.......”

  羲平靜說著:

  “那或許,將是你今日所為,所結之果。”

  “那又如何呢?”

  顧少傷不置可否,沒有今日所為,太始紀也必然會有應運而生的存在。

  正如太易紀的諸位巨擘,不能夠阻止羲的出世,他的崛起一般。

  沒有了羲,還有其他,沒有了顧少傷,也還有其他人。

  為了一個可能的果,而讓自己念頭不通達,顧少傷自忖,是怎么也劃不來的。

  “那你要如何做?”

  羲問道。

  “只需要將其化作人族便可,那之后便無所謂了.......”

  顧少傷輕彈手指,好似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笑了:

  “他勝不勝得過我,打不得的過我,那總歸是要打過再說。”

  聞言,羲不語。

  然后,太陽星為之黯淡,消失在無盡混沌氣流繚繞之中。

  呼呼~

  大日消失,神山之巔再度恢復了平靜,唯有道道混沌氣流起起落落,沖刷著神山。

  “天道教主既然來了,便出來吧。”

  片刻平靜之后,顧少傷把玩諸天鏡的手掌微微一動,開聲道。

  嗡~

  混沌氣流緩緩飄蕩之中,周青踱步走出,前一刻還在兆億里虛無之外,下一瞬便來到了神山之巔。

  周青不請自來,微微一笑,好似絲毫不在意顧少傷之前一勝一殺無極的無敵威勢:

  “我這法門,來自一處不可言說之地,武祖是如何發現我的到來?”

  “天道教主這法門倒也有趣,似乎是行走于有無之間,倒是不好發現。”

  “不過,這混元洪荒界五方紀元,無盡混沌,無垠虛無,連同其下不可計數的次元維度時空,大千宇宙乃至其中的無量量眾生,一切有形無形之物,都在我心中。”

  說著,顧少傷看了一眼周青:

  “你雖在有無之間行走,目光卻也還是有重量的。”

  “原來如此。”

  周青微微頷首,這才拱手道:

  “周某不請自來,道兄勿怪。”

  “教主客氣了,顧某人也很想見一見你。”

  顧少傷一擺手,便有道道混沌氣流彼此糾纏著化作一方蒲團,落在神山之巔:

  “若我所料不差,教主這門神通,似乎來自未來。”

  “道兄所言不錯,周某這一法門,確實來自未來。”

  周青坐于蒲團之上,點點頭:

  “道兄應當也猜得到,這門法門來自于太始紀,此時尚不在過去未來,大道之中都了無痕跡的某位無敵人物。”

  提起那個存在,周青眸光之中微微有些凝重:

  “那道兄可知,此門法門叫做什么?”

  呼~

  顧少傷捏住諸天鏡,微微抬頭,眸光中帶著一絲平靜:

  “無龍心法!”
諸天投影最新章節http://www.xsmmzx.icu/zhutiantouying/,歡迎收藏
手機看諸天投影http://m.szaol.com/zhutiantouying/諸天投影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諸天投影》版權歸原作者裴屠狗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