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大司馬|第414章:初議

推薦閱讀:
  『PS:祝眾書友中秋快樂。』

  ————以下正文————

  次日,奉陽君李兌派出的信使來到鄭縣,請暴鳶、蒙仲、田觸、樂毅四人前往趙軍營寨,說是有要事相商。

  對于這件事,暴鳶私底下對蒙仲說道:“看來秦國坐不住了,再次派使者請見了李兌。……說不定,李兌這會兒已經跟秦國達成了什么協議。”

  蒙仲微微一笑,也不說話。

  但他心底卻很附和暴鳶的猜測。

  想想也是,眼下這個時刻,李兌忽然召集諸國大將到趙營商議什么所謂的大事,也就只有這個可能了,否則李兌又怎么可能忽然召集他們幾名各國的大將呢?

  隨后,暴鳶與蒙仲跟田觸、樂毅二人碰了一下面,確認彼此都受到了李兌的邀請,隨后,四人將麾下的軍隊暫時交付給副將,各自帶了一隊近衛,徐徐前往趙營。

  臨近傍晚時,暴鳶、蒙仲、田觸、樂毅四人陸續抵達了陰晉南側約二三十里處的趙營,且在趙卒的帶領下,來到了李兌所在的帥帳——當時李兌親自在帳外迎接四人。

  在幾句寒暄后,暴鳶似笑非笑地問李兌道:“秦國又派了使者來?”

  可能是因為注意到蒙仲、田觸、樂毅都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李兌遲疑了一下,旋即笑著點頭道:“不錯,秦國這次很有誠意,是故老夫當即派人請諸位來此商議。……先進帳再說吧。”

  『秦國這次很有誠意?』

  蒙仲暗自琢磨著李兌這話,跟著暴鳶走入帳內,結果剛進帳內,他眼角余光就瞥見有一人坐在帳內。

  他轉頭瞧了一眼,旋即立刻面色微變。

  魏冉!

  這次秦國派來的使者,居然是魏冉!秦國的國相,穰侯魏冉!

  暴鳶也同樣注意到了魏冉,有些發愣地看著魏冉笑容可掬地從席位中站起身來,拱手向他們行禮問候。

  此時,李兌走到魏冉身邊,介紹魏冉對暴鳶等人笑道:“這一位,想必諸位都不陌生吧?……哦,樂司馬或許不知,索性老夫就在此介紹一下,這位便是西秦的國相,人稱穰侯的魏冉、魏相。”

  說著,他又轉頭對魏冉笑道:“穰侯,這幾位就無需向你介紹了吧?”

  “哈哈哈哈。”

  魏冉哈哈一笑,笑容親切溫和,讓人頗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只見他的目光逐一從暴鳶、蒙仲等人身上掃過,微笑著拱手說道:“魏國的暴鳶暴大將軍,魏國的郾城君,齊國的觸子,還有燕國的樂毅樂大司馬……魏冉在此有禮了。”

  見魏冉主動行禮,暴鳶、蒙仲、田觸、樂毅四人也是紛紛還禮。

  值得一提的是,期間這四人神色各異,魏冉也都看在眼里。

  相互見禮之后,眾人便在帳內坐下,李兌在主位,魏冉作為拜客坐在東側首席,暴鳶、蒙仲、田觸、樂毅四人皆依次坐在西側的坐席。

  眼瞅著笑吟吟看向自己的魏冉,蒙仲若有所思。

  雖然在李兌派人邀請他們前來的時候,他們就早已猜到肯定是秦國派來了新的使者,但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是魏冉親自前來。

  要知道,魏冉在秦國的地位,可毫不遜色在魏國任相的田文,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樣的人物親自出面,一方面固然可以理解為秦國確實被他們逼到了絕境,但另一方面,蒙仲自認為也得警惕這個魏冉。

  蒙仲還記得,這個魏冉當年可是前腳剛剛替宋國擊退了齊軍的入侵,后腳就跑到齊國都城臨淄,向齊王獻上了“秦齊互帝”之策,變相地把宋國給賣了。

  雖然這跟宋王偃、宋相惠盎拒絕在秦魏之爭中背棄魏國有關,但也足以證明,這魏冉絕對是一個非常果斷的人,而且心狠手辣——當年趙主父助公子稷爭取王位時,就是魏冉果斷率軍誅殺了公子壯等他外甥的王位競爭者,還把秦武王嬴蕩的王后都驅逐到了魏國,可謂是既果決、又狠辣。

  看了看魏冉,又看了看魏冉,蒙仲暗自留了個心眼。

  此時,李兌喚來的趙卒們,已將事先準備好的酒菜統統端了上來。

  待這些趙卒退下后,李兌笑著開口道:“昨日穰侯代秦國而來,向我聯軍表達了請和之意,為表誠意,秦國愿意將陰晉主動交割給聯軍……”

  聽到這話,暴鳶、蒙仲、田觸、樂毅皆面色有所變幻,在各自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魏冉后,暴鳶與蒙仲交換了一個眼神,田觸與樂毅交換了一個眼神,但誰都沒有貿然開口。

  可能是注意到了帳內氣氛的冷僵,魏冉笑著點頭附和:“誠如奉陽君所言,在下此番是帶著十足的誠意而來,絕無絲毫惡意。……此心可鑒日月!”

  但詭異的是,暴鳶、蒙仲、田觸、樂毅四人還是沒有人接茬,似乎都在深思著什么。

  見此,李兌咳嗽一聲,有些唐突地自顧自說了起來:“昨日,老夫與穰侯已稍微聊了聊,經過老夫的勸說,穰侯已答應再回去后奏請秦王,請秦王自廢帝號……”

  『……老狐貍。』

  暴鳶轉念一想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在心中暗罵李兌的狡猾。

  在他下手,蒙仲愣了一下,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這也難怪,畢竟他是很務實的人,從一開始就不是為了“維護周王室正統”的名義而來的,他只是要借機削弱秦國罷了,這使得此刻李兌提起這事時,蒙仲恍然大悟:哦,對,還有這事。

  其余田觸與樂毅二人,樂毅從始至終鼻觀口口觀心,面無表情,而田觸嘛,則不動聲色地冷哼了一下,大概也是在暗諷李兌。

  畢竟秦國若當真廢除的帝號,天下人肯定首先認為是李兌的功勞,是趙國的功勞,誰讓李兌是這次伐秦之戰的統帥呢?

  而在李兌說完之后,魏冉亦放低姿態,溫和地借口道:“倘若幾位愿意就此停戰,我代表我國大王,愿意給各國、給諸位一些補償……”

  那就是談條件的時候了唄?

  與蒙仲交換一個眼神,暴鳶嘿嘿笑道:“只要貴國愿意割讓華崤之地以及函谷關,我韓國可以退兵。”

  『……』

  饒是魏冉早猜到暴鳶、蒙仲等人會趁機獅子大開口,也被暴鳶這話氣得險些發作。

  他心想,你說你韓國,在三晉中墊底的玩意,連現如今的宋國都不見得能打贏的弱國,也居然敢向我秦國提出如此過分的條件?

  把華崤之地與函谷關割讓給你?嘿!若不是礙于魏國,來年就叫你韓國覆亡!

  不得不說,區區一個韓國,秦國歷來是不放在眼里的,之所以迄今為止秦國還未吞并韓國,主要還是魏國的原因,比如前些年的伊闕之戰,說白了就是秦國想要嘗試吞并韓國,卻遭到了魏國的堅決阻止。

  “這就是貴國的條件么……總之我先記下。”

  魏冉最終沒有發作,微笑著點點頭,旋即轉頭問蒙仲道:“不知郾城君這邊呢?”說著,他不等蒙仲開口,便笑著又說了一句:“看在去年我大秦庇護宋國的份上,郾城君提出的條件,應該不會像暴鳶大司馬那般苛刻吧?”

  見魏冉用話擠兌自己,蒙仲平靜地回答道:“作為宋人,在下很感激貴國當年對宋國的義助,倘若日后貴國有什么不涉及到魏國利害的懇求,在下定會酌情給予援手。但今日,在下作為魏國的將領,卻不能因私廢公,辜負魏王、辜負魏國臣民對在下的信任,希望穰侯能給予諒解。”

  『這個蒙仲……』

  “呵呵。”魏冉笑了笑,微微點了點頭,看似接受了蒙仲的解釋。

  但其實心底里嘛……

  嘿,不涉及魏國利益?

  魏國作為秦國踏足中原的最大障礙,只要是秦國向中原進兵,怎么可能繞得開魏國?

  所以說,蒙仲這承諾就跟沒說一樣。

  但魏冉還是姑且裝作信了,畢竟,說不定日后真有借助蒙仲之力的時候呢?凡事還是莫要說絕,畢竟世事難料。

  而此時,蒙仲也已提出了他的條件:要求秦國割讓包括合陽、元里、臨晉、大荔在內的河西六座城池,初步估算,大概是一塊近兩百里方圓的土地。

  不得不說,在獅子大開口這方面,蒙仲毫不遜色暴鳶。

  但出奇地是,此刻魏冉心中卻并無惱怒之意,為何?因為對方有資格開這個口啊!

  聯軍迄今為止的戰果,保守點說,蒙仲一人要占八九成;而夸張點說嘛,他秦國這次完全就是敗在了蒙仲與他麾下的五國聯軍手中——不錯,在魏冉看來,就算沒有李兌、暴鳶、田觸、樂毅四人,蒙仲同樣可以辦得到,只要他能完全掌控其麾下的二十余萬聯軍。

  甚至于,得虧聯軍中有李兌、田觸、樂毅這些人在,否則倘若蒙仲獨自率領二十余萬聽命于他的軍隊,搞不好這廝已經攻破他秦國的咸陽了,哪里還有什么議和的可能?

  “呵呵呵,郾城君還真是對魏王忠心耿耿,絲毫不肯顧念舊日恩情……”

  輕笑著搖了搖頭,魏冉轉頭看向田觸與樂毅二人,笑著問道:“兩位呢?”

  不得不說,其實此刻帳內心情最復雜的,就得數田觸了。

  倘若說現如今,暴鳶與蒙仲是‘主戰派’,最希望的就是繼續討伐秦國,而李兌則是‘主和派’,希望早日與秦國言和,不愿再作為魏韓兩國削弱秦國的幫手,那么,田觸其實就是‘恨不得秦國與魏韓兩國打出腦漿子派’。

  或許連李兌都看錯了,李兌以為田觸會支持他與秦國言和,但實際上,田觸其實更傾向于支持蒙仲。

  看看這幾日田觸的舉動就知道了:當蒙仲擺出一副作勢欲進攻櫟陽,繼而威脅咸陽的架勢時,田觸在干什么?他把麾下所有的軍隊都駐扎到了鄭縣,好幾次隱晦提醒蒙仲順勢奪取櫟陽,只不過蒙仲認為很難在入冬前攻陷櫟陽,因此拒絕繼續進兵罷了。

  這即是近端時間魏韓齊燕四軍都駐扎在鄭縣、只有趙軍駐扎在陰晉的原因,也是方才李兌道出魏冉的來意后,田觸也沒有出言接話的原因。

  他,其實并不支持與秦國言和,他希望這場仗繼續打下去,最好打到秦國與三晉兩敗俱傷。

  對此他唯一的幾絲顧慮,也只是秦國暫時還未表現出強國應有的實力,居然被蒙仲死死壓制,以至于田觸心中也稍稍有些擔心,擔心秦國會不會被蒙仲打得一蹶不振——跟李兌的顧慮一樣,若秦國衰弱而魏國順勢崛起,這對于齊國可不是什么好事。

  因為以上這些原因,田觸這會兒也在糾結,糾結于到底該怎么做。

  正因為心中糾結,當魏冉開口問他的時候,田觸心里其實也沒底,他先是大義凜然地說了一番冠冕堂皇的話,然后又說要請示國內,就連魏冉都沒猜到田觸真正的意圖,以至于對田觸暗自鄙夷。

  然而是樂毅提出的條件,讓魏冉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這位與蒙仲年紀相仿的燕國大司馬。

  樂毅提出的條件是這樣的,他既不要秦國的土地,也不要秦國的財富,只要求秦國能派一批各色各樣的匠人到燕國。

  當時除了田觸,其實其余眾人都若有所思得看了幾眼樂毅,但誰也沒有在意。

  畢竟,雖然燕王職“千金買馬骨”的典故已經傳遍了整個中原,既使得天下不得志的人才紛紛涌向燕國,也使得諸國或多或少了解了這位燕王的壯志野心,但總得來說,燕國現如今還是太弱了,除了魯國、衛國等幾個弱小國家外,就屬燕國最弱,因此各國自認為也沒什么好提防的。

  現如今最具威脅的,還得是魏國!

  擁有蒙仲的魏國!

  蒙仲的存在,已讓秦國對魏國忌憚三分,也讓趙國對魏國嫉恨三分——明明蒙仲最開始是在趙國出仕的……咳!

  想了想,魏冉故作為難地說道:“奉陽君、觸子、樂大司馬三位提出的條件,我大秦都能滿足,至于暴大將軍與郾城君提出的條件……恕在下直言,實在是過于苛刻了。”

  說著,他轉頭看向蒙仲,誠懇說道:“倘若郾城君僅僅只是索要臨晉,在下還是做主,將那方圓幾十里割讓給貴國,但郾城君卻要我大秦一口氣割讓兩百余里,郾城君難道就不覺得欺人太甚么?”

  聽到魏冉的話,蒙仲也不裝腔作勢的恐嚇,畢竟國與國之間的談判嘛,最終還是會以相互妥協退讓而告終,他雖然提出了割讓兩百余里地的條件,但其實他也知道,最終商議的結果,可能也就是幾十里地,撐死百里。

  對于這種相互扯皮,那就要看誰更有耐心。

  相比之下,蒙仲更在意魏冉還有沒有別的企圖——說實話,哪怕乍看將秦國逼到了絕境,但他還是不相信秦國會如此聽話地乖乖就范,換做是他,他也不會愿意忍受恥辱將本國的土地與城池割讓給他國啊。

  今日魏冉這般低聲下氣地態度,說實話,反而讓蒙仲愈發警惕。

  最終,以魏冉希望派人送信至咸陽讓秦王稷定奪的回應,結束了當日的商議。

  當然,盡管這一次的商議過程并不是很順利,但魏冉還是愿意先把陰晉交割給聯軍,以證明他秦國的誠意。

  而事實證明,魏冉確實言出必踐,次日,在李兌、魏冉、暴鳶、蒙仲等人的親眼見證下,華陽君羋戎率領著秦軍從陰晉城撤退,徐徐向西而去——當時,蒙仲派隨行的近衛去跟了一段,方才得知華陽君羋戎的軍隊撤過了渭水,看樣子是投奔重泉、櫟陽一帶去了。

  待秦軍從陰晉撤走后,趙將趙希便率領趙軍入駐了陰晉,陰晉最終落入聯軍手中。

  瞧準四下無人注意的時候,暴鳶偷偷對蒙仲說道:“這個魏冉,狡猾地很啊。”

  “唔。”蒙仲微微點了點頭。

  可不是狡猾么!

  要知道,就憑華陽君羋戎的那幾萬軍隊,根本不足以扭轉局勢,充其量就是釘死在晉陰,讓聯軍的運糧變得困難而已,但聯軍可以通過進逼咸陽叫羋戎不得不回援咸陽,說白了,陰晉遲早會落入聯軍的手中。

  而魏冉在看出這一點后,將終究會落入聯軍手中的陰晉主動交給聯軍,借此表明秦國的“誠意”,這豈非就是狡猾么?

  而往深了說,魏冉的狡猾不僅如此,比如說,他將晉陰交給聯軍的做法,成功地激起了李兌希望與秦國言和的心思——前段時間,李兌擔心入冬后秦軍會趁機進攻他聯軍,可如今陰晉在手,李兌自然就不擔心了,在這種情況下,他當然不會再幫助暴鳶與蒙仲繼續討伐秦國。

  從今日商議時李兌與魏冉那些細微的眼神交流蒙仲就不難看出,李兌與魏冉可能確實已經達成了協議。

  除此之外,華陽君羋戎退守櫟陽、重泉,也是變相地增大了蒙仲進攻河西之地的難度。

  眼下,西側的驪邑有白起鎮守,北邊的櫟陽有華陽君羋戎坐鎮,從鄭縣通往咸陽的兩條路,恰恰好都被堵死了。

  這讓蒙仲意識到了一件事:想讓要秦國就范,乖乖答應他魏韓兩國的條件,怕是沒有那么容易。

  “先……按兵不動,看看那魏冉究竟想做什么,反正,你我也需要時間等公孫軍將率軍來到這邊……”

  在返回鄭縣的途中,蒙仲對暴鳶說道。

  他口中的公孫軍將,即河東守公孫豎。
戰國大司馬最新章節http://www.xsmmzx.icu/zhanguodasima/,歡迎收藏
手機看戰國大司馬http://m.szaol.com/zhanguodasima/戰國大司馬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戰國大司馬》版權歸原作者賤宗首席弟子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