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渾道章|第一百八十八章 血陽

推薦閱讀:
  張御把手收了回來,他面前一個早已傷痕累累的神像轟然崩塌,他把手套重新戴起,仰首看去,神廟頂上的僅余的神符只是閃爍了幾下,卻并沒有滅去。

  這是因為前人留在神符之上的力量已經耗盡了。

  所以即便這里的異神寄托之身被毀,也沒有辦法滅去神符了。

  他思索了一下,神符與整個神城息息相關,現在殘余的神性力量已然不多,要是全都毀去,很多地方恐怕因此塌陷消失,那還不如等到自己把所有地方都探訪過后,再來處置這些東西。

  思定之后,他走到了外間,望向血陽主神的神廟,下來該去這個地方了。

  他腳下一挪步,已是于瞬息之間來到了下方。

  這個時候,莫隊率恰好來到近處,一眼見到他,就趕忙跑了過來,她先是一抱拳,隨后而將一只小袋子拎了出來,道:“先生,我聽從你的吩咐,現在一共找回來四件神袍。”

  這幾天下來,她把神城粗略逛了一遍,不敢說每個地方都去過,但是大部分神廟都進去過了,不過所尋到神袍也就只有眼前這么多。

  張御目光落去,那袋子飛至面前,里面有四枚淺淡紅色的璀璨寶石漂浮了出來。

  他無法從寶石表面上分辨出來這本是歸屬于何人的神袍,不過能留在這里的,最低也是隊率那一級別,考慮神袍數目稀少,甚至有可能就是屬于原先那幾位軍候的。

  他意念一動,將這幾枚神袍還回袋子之中,又移至莫隊率跟前,對著后者道:“這些東西暫且先放在你這處。”

  莫隊率忙是接過,道:“是。”

  張御問道:“你找尋神袍時,可有見到前人尸骸?”

  莫隊率道:“有見到不少,先生沒有關照,我沒敢妄動。”

  張御思索了一下,稍候去到血陽主神的神廟之中,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倒不如現在把前人遺落在這里的衣冠先全部收拾好。于是他道:“帶我去那些地方。”

  莫隊率一抱拳,道:“先生請跟我來。”

  她當先在前面引路,雖然重新披上神袍,她身形又粗壯起來,還背著兩把大斧,可是動作非常輕快敏捷,行進也非常快。

  沒走多遠,她就在一座半面坍塌的神廟前停下,指著道:“先生,這里就有兩具前人遺骸。”

  張御示意她留在這里,他獨自一人走入這座神廟之中。

  這里面十分殘破,四處都殘留著當初激烈戰斗的痕跡,兩名身著玄府道袍的道人各自盤膝坐于一處石臺之上,不過看去神態安詳,身上并沒有受到傷害。

  他發現兩個道人都是看著上方。

  他心下一轉念,若無意外,這兩位應該是戰勝了對手之后,又把所有心力挪去鎮壓那神廟頂上的神符了,這才命隕于此。

  神城之中有數十座神廟,上方熄滅神符當都是這樣被摧毀的。

  他抬起手來,對著兩人鄭重一禮。

  兩名道人此時身軀忽然一垮,化煙塵飄散開來,衣袍掉落在地。

  張御默默站立片刻,就將兩人衣冠收拾好帶了出來,隨后又令莫隊率去往其他看到遺骸的所在。接下來,他又陸續找到了十余具尸骸,可這些人遺軀俱是早以化作塵土,并無一個例外。

  他猜測這一是因斗戰所致,二來應該這些前輩有意為之,避免自身身軀落入敵手受辱。

  他將每一件前人留下的衣冠都是收了回來,并讓莫隊率背在身上。

  兩人幾乎是繞了神城走了一圈后,最后來到血陽之神烏托的神廟之前。

  莫隊率道:“先生,之前我來這里轉過,但是感覺前面有一層阻礙,明明看得到,但怎么也沒法走進去,所以不知道這里面有什么。”

  張御走前兩步,目中有光芒溢出,立時看到神廟周圍飄蕩著一層厚實的神性力量,這與在外探查阿奇扎瑪之時有幾分相似。

  他立時明白過來,這座血陽主神的神廟應該是城中之城了。

  他往上方看了下,這座的神符上既有前人留下靈性力量,那么說明當初這里也是發生過一場斗戰的,但是周圍沒有任何前人殘痕留下,這般看起來,應該早已被的神性力量修復。

  這位血陽主神看來恢復的很快。

  他想了想,一抬手,蟬鳴劍已是落入手中,并對莫隊率言道:“你退遠一些。”

  莫隊率一聽這話,轉身就往遠處跑。

  張御凝注著前方,之前他無法打開通往阿奇扎瑪的門戶,但是此刻,卻是可以試上一試了。

  他心光往蟬鳴劍中凝聚而去,這把劍上的光芒隨之越來越亮,周圍的砂礫、石塊都是微微震動起來。

  莫隊率此刻雖然已經去到了遠處,可仍然感覺到一股心驚膽戰之感,她感覺那把劍若是從張御手出,必然會造成一股巨大破壞。

  張御待得劍上力量凝聚到巔峰之后,便把五指一松,早已壓抑多時的劍光立時釋放出了自己力量,如一道閃電般轟在那神性護壁之上!

  在一聲轟然大響之后,那上面頓貫穿出了一個破洞,而在這一剎那間,周圍的景物變得扭曲了起來,如同蕩漾的水波光紋。

  他看有一眼后,轉首對遠處的莫隊率道:“你就等在此處。”隨后一腳踏入了進去,就在他入內后沒多久,那個破洞扭動了幾下,就又重新彌合了。

  莫隊率訝然發現,明明視線一無阻礙,張御進去之后,身影便就消失不見了,她的面前,依舊只有那投下巨大的陰影的神廟矗立在那里。

  張御走到了里面后,蟬鳴劍倏爾飛回,被他一把抓住,而后抬頭一望。

  與在神力壁障之外看到的場景不同,神廟并不是處在方才所看到的距離上,而是在較為遠的地方,上面的神符雖然仍有缺損,可比在外面看來更外完好。

  他的腳下有一條通向神廟的石板大道,上面鋪著紅色的落葉,石道兩旁矗立著一座座血陽異神的神像,之前他見過的神明雕像都是存在,不過里面并不蘊含任何源能。

  他此時不禁想起了玄府門前的那兩排神怪,那處也同樣這樣相似的格局。

  他觀察了一下天空,這里同樣沒有前人留痕,應該也是被神性力量抹平了,這么看來,這位血陽主神的恢復程度比想象中還要高。

  望有片刻之后,他便沿著大道往前行進,同時蟬鳴劍騰飛而起,如電光一般一路閃爍著,每過去幾步,兩旁的神像便被隨之斬倒劈碎。

  待他走到神廟階梯之前,身后最后一尊神像隨之轟然倒地。

  這個時候,階梯兩旁的大火盆轟然冒出了火焰,并由地面一直延伸到上端。

  他神情不變,沿著石階踏步上行。

  待走到神廟平臺之上,兩旁高大的血羽戰士的雕像忽然動了一下,但在隨著場中有劍芒一閃之后,兩尊雕像卻又一下頓住不動了,片刻后,整個塌落下來,變成了一地碎塊。

  張御此時走到了位于神廟頂端的神殿之前,他見石門緊閉,伸手一按,隨著大門隆隆打開,就有一陣陣金光自里照耀出來。

  他直接走入了進去,這是一個無比寬廣的空間,高大的頂璧上是精美逼真的浮雕,兩旁是一個個如同真人大小的神像,此刻似都在盯著他直看。

  神殿的地面上是打磨光滑的石板,兩側白色的石砌水渠之中流淌著泊泊的血水,但看著又像是反射的太陽的光亮,十分耀眼,上面還飄蕩著散發著陣陣異香的花瓣。

  在殿宇的盡頭處,則是一尊坐著的神像,那便是血陽古國的主神烏托了。

  他相貌威嚴,戴著黃金打造的羽毛冠,身著編織著棱形圖案和扣結的華麗彩色外袍,他的肩膀上站著一只展翅大鷹,那是用來觀察萬物的眼睛普羅托。

  他左手中拿著傳說中懲罰惡罪的蛇杖,而他的右手,則托著一只緩緩轉動著赤金色光團,那是象征著萬物之源的血色太陽。

  而他的腳下,踩著一只兇獰的大鱷,在血陽史詩傳說中,世界都在它的背上承托著,只要這位血陽主神松開腳,那么世界就會因此震動碎裂。

  只是這個時候,仿佛察覺到了張御的到來,這位主神忽然睜開了眼睛,對著他言道:

  “東廷的異神,你現在踏入了是神主的殿堂,停下你那不敬的腳步,我可以讓你經受血色太陽的沐浴,讓你成為偉大血陽神眾的一員,將你帶到眾神的永生國度……”

  這個聲音威嚴無比,仿佛在遙遠的云中傳下。

  張御理也不理,他不難分辨出來,這位主神還沒有真正從長眠之中未曾醒來,說這些話的只是其人留在這里神性意識,對方要想和他對話可以,那請自己復活過來,他不會一個連自我都沒有的意識多啰嗦。

  他看了周圍一眼,并沒有任何戰斗過的痕跡,也沒有前人的遺骸在此,不過沒有關系,等到他把這個神像破壞掉,應該就不難知道答案了。

  他一伸手,蟬鳴劍化光一閃,已然躍入掌中,他把袍袖一振,劍尖斜指一側,而后沿著臺階一步步走向了那座血陽主神的神像。

  ……

  ……
玄渾道章最新章節http://www.xsmmzx.icu/xuanhundaozhang/,歡迎收藏
手機看玄渾道章http://m.szaol.com/xuanhundaozhang/玄渾道章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玄渾道章》版權歸原作者誤道者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