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錦繡|第二百零八章 局勢明朗

推薦閱讀:
  長孫沖面色鐵青,緊緊握著拳頭,憤怒的瞪視著程務挺。

  他固然身犯重罪,固然流亡天涯,固然有若喪家之犬,但他是長孫家的子孫,是一手締造了這個國家的功勛之后,他有他的驕傲!

  何曾被程務挺這等人物嘲笑譏諷?

  程務挺站住腳步,輕蔑的笑容浮現,指了指那如墻林立的橫刀長矛,悠然道:“怎么,長孫公子對卑職的話語甚是不忿?沒關系,若是您認為卑職說得不對,那么就證明給卑職看——現在就沖過去,用你的勇敢和無畏,去證明你的倔強和驕傲,如果你做得到,卑職給您叩頭賠罪,如果您做不到,那就給卑職收起那一副看似剛強不屈形勢所迫,實則搖尾乞憐寡廉鮮恥的嘴臉,如何?”

  長孫沖面紅如血,羞憤欲絕。

  沖上去?

  他可以肯定,這些兵卒衙役會立即以“拘捕”為名,用雪亮的橫刀將自己斬成十七八塊!

  含羞忍辱?

  這一番話簡直將他所有的驕傲和矜持都給剝得干干凈凈,狼狽丟臉有若喪家之犬,今日之后,“面對抓捕不惜丟棄尊嚴哀求長樂公主就下自己性命”的話語定會傳遍長安,不僅自己成為寡廉鮮恥全無氣節的懦夫,整個長孫家也將背負無盡的恥辱。

  然而……

  大丈夫能屈能伸,審時度勢,豈能在明知程務挺不敢不遵從長樂公主的命令,故而以言語相激希望自己走上絕路的情況下,依然愚蠢的鉆進他的圈套,令這些人達成目的?

  長孫沖覺得他能忍。

  但是他能忍,卻有人忍不了……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車夫猛地沖出來,怒吼一聲:“長孫家世代勇武,縱橫六鎮,焉能受爾這等小人所辱?”

  他自懷中掏出一柄匕首,撲向程務挺。

  “嘣嘣嘣”

  一連串弓弦震響,數支弩箭離弦而出,頃刻間釘在車夫身上,強大的力量將車夫的身形沖得倒向一側,發出一聲慘嚎便倒地不起。

  短短的弩箭狠狠扎進他的身體里,只剩下短短的一截尾羽……

  長孫沖霍然變色,想要上前查看,腳步剛動,卻發現所有的弩箭、橫刀盡皆對準他,似乎只要他稍稍有所異動,便會將車夫一樣被射成一個刺猬,倒斃當場。

  不得不收住腳步。

  程務挺冷笑一聲:“長孫公子果然是俊杰,頗識時務,相比起來,這個車夫卻是蠢得可以,明知必死而沖鋒,以為用他的鮮血就可以洗刷長孫家的恥辱?愚蠢!再多的鮮血,也湮滅不了長孫公子求生之心……不知長孫公子以為然否?”

  長孫沖面色煞白,呆愣愣的看著地上猶自掙扎哀嚎的車夫。

  頃刻之間,哀嚎漸漸低微,掙扎漸漸停息,連同著車夫一起死去的,還有長孫沖所有的尊嚴和驕傲。

  此刻的他就如同一只街頭流浪乞食的野狗,毫無尊嚴,絕無氣節,任打任罵連生命都需要別人的施舍,還要被人狠狠的將頭顱踩在泥濘里,肆無忌憚的羞辱……

  程務挺撇撇嘴,看著失魂落魄的長孫沖,有些失望。

  你倒是有點骨氣,不要命的沖上來啊?那樣一來咱就不必有太多顧忌,一頓亂箭亂刀將你解決就算完事。

  可長孫沖能忍,能裝孫子,他便束手無策了。

  畢竟這可是長孫家的長子嫡孫,又曾是陛下鐘愛的女婿,固然曾因悖逆之事觸犯刑律,可貴族之間的體面卻不容褻瀆,皇帝可以將其各種方式處死,卻絕對不能任由其卑微的死于兵卒衙役之手。

  程務挺不再理會長孫沖,邁步走遠,叫過自己的心腹,低聲吩咐道:“速速前往書院,通知房少保一聲,就說長樂公主袒護于兇犯,此間之事吾不能決斷,請他前來定奪。”

  “喏!”

  那心腹得令,轉身上馬,疾馳而去。

  程務挺見到心腹遠去,提高聲音下令道:“左右前后,盡皆派出探哨,嚴密封鎖,若有人膽敢靠近,一律驅逐!拒不聽令者,殺無赦!”

  “喏!”

  周圍兵卒衙役行動起來,此時天色已然全黑,一支支火把燃起,將道觀之外方圓數十丈的地方照得燈火通明,纖毫畢現。

  圍成鐵桶一般。

  ……

  道觀之內。

  侍女將晚膳端來,卻被長樂公主揮手斥退。

  此刻長孫沖就在門外,命在旦夕之間,她哪里還有心情用膳?

  固然對長孫沖諸般埋怨,時至今日也早已劃分得清清楚楚,絕無半點瓜葛,可畢竟曾夫妻一場,若是眼睜睜的看著他被京兆府緝拿,關入大牢,直至最后明正典刑,不僅于心不忍,更心存愧疚。

  因為長孫沖正是前來此地見她,方才落入京兆府的羅網……

  想起剛剛程務挺干脆利落拒絕自己命令的強硬,長樂公主便忍不住抿了抿嘴唇,恨恨的哼了一聲。

  什么人帶什么兵,房俊的麾下,也盡是些棒槌……

  居然還拿什么京兆尹來搪塞自己,真以為自己不問政事,就看不出他們玩弄的那些把戲?

  自己只不過提出讓房俊前來,便讓程務挺露出了馬腳,馬周正直剛烈,若是令由他出,焉能允許房俊插手其中?別說是房俊了,就算是長孫無忌、房玄齡之輩,亦不能讓馬周無視律法、將朝廷侵犯賣做人情!

  只是稍后房俊前來,自己要如何跟他求情,繞過長孫沖一命?

  若是房俊干脆利落的拒絕自己,固然不忍見到長孫沖身陷囹圄,總歸倒也清爽一些,可萬一房俊那廝趁機提出種種條件……

  想到房俊于長孫沖之間的恩恩怨怨,以及自己無故被夾雜在其中的無奈,長樂公主伸手扶額,一籌莫展。

  丹房外腳步響動。

  一個女尼走入丹房,輕聲道:“殿下,房少保求見。”

  長樂公主心中頓時一緊,道:“讓他進來吧。”

  “喏。”

  待到女尼退出,長樂公主趕緊正襟危坐,深深吸了口氣,再緩緩吐出,以此平復一下緊張的心情。

  不知為何,這等情形之下與房俊相見,令她沒來由的有些心慌,好像做了什么虧心事一般……

  心念未落,房俊已經大步走進來,走到房中站定,一揖及地,恭聲道:“微臣見過殿下!未知殿下夤夜相召,有何吩咐?”

  長樂公主做在那里,眼皮微不可察的跳了一下,先是揮揮手將房間內的侍女都斥退,待到只剩下他們兩人,這才清聲道:“打擾房少保歇息,實在是情非得已,還望見諒。”

  房俊早已直起身,聞言粲然一笑,道:“你我之間,亦曾同生共死,情分非比尋常。若有必要,微臣依舊會擋在殿下身前,百死而無悔,又何須說出這等客套之言呢?殿下有命,只管吩咐,微臣莫不遵從。”

  長樂公主覺得自己手心有些冒汗,什么同生共死,什么情分非比尋常,什么擋在殿下身前白死而無憾……這些渾話聽上去似乎合情合理,但是細細琢磨,卻難掩其中更深層次的意味。

  這令她有些羞惱,不過看房俊的態度似乎對于自己的請求不會拒絕,這又讓她悄悄松了口氣。

  罷了,誰叫自己有求于人呢?

  言語之上被他占一些便宜,且由著他去吧……

  想到此處,長樂公主抬起眼眸,與房俊對視,輕聲道:“房少保乃當世豪杰,本宮焉敢頤指氣使?只是房少保亦知本宮與長孫沖之恩怨,不忍其命喪黃泉,想要求房少保網開一面,放他一馬如何?”

  房俊站在房中,面容嚴肅,陷入沉默。

  長樂公主一顆心頓時提起,纖手下意識的攥緊,唯恐接下來就聽到房俊斷然相拒,甚至將長孫沖就地格殺。

  沒有什么是這廝不敢干的……

  良久,房俊方才開口,沒有答允,亦沒有拒絕,而是淡然問道:“若是陛下在此,不知殿下是否仍可為長孫沖求情,請求赦免他的性命?”

  長樂公主俏臉變色,嬌軀微微一顫。
天唐錦繡最新章節http://www.xsmmzx.icu/tiantangjinxiu/,歡迎收藏
手機看天唐錦繡http://m.szaol.com/tiantangjinxiu/天唐錦繡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天唐錦繡》版權歸原作者公子許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