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血債血償

推薦閱讀:
  弘治皇帝沉著臉,他的目光,逡巡在每一個人的身上。

  弘治皇帝道:“這些年來,朕深感清談誤國,對于士人,多有幾分厭倦。朝中的風氣,已是改觀了不少。可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許多人,將這清談習以為常,卻殊不知,爾俸爾祿,皆自民脂民膏,供養卿等的百姓,可不指望,拿著錢糧,讓爾等在此清談。”

  這番話,莫名其妙。

  可是語氣卻極嚴厲。

  誰也不知陛下是否指的是自己,竟有幾分惶恐和慌亂。

  于是索性眾臣倒:“臣等萬死。”

  弘治皇帝隨即道:“卿等自知萬死,還敢在此口舌嗎?你們好好向方卿家學一學!”

  眾臣聽到此處,又是一頭霧水,看向方繼藩。

  方繼藩有點懵,自己最近雖然時常做一些好事,可是……好像沒有做過什么大善的事吧,噢,是了,把孔家兩三千戶人,讓他們脫離苦海,送去黃金洲這一樁,應該是算的,沒想到陛下竟早知道了,陛下圣明哪。

  弘治皇帝冷笑:“方卿家從不與人做什么口舌之爭,埋頭苦干,為我大明立下了汗馬功勞,哪里似朕的這些臣工之中,某一些人,成日牙尖嘴利,自以為能,實則盡是一群無能之輩!”

  眾臣聽到此處,有人開始回過味來。

  陛下這言外之意,是嫌有人在背后說了什么是非。

  而這是非……多半是沖著方繼藩去的。

  陛下特意提起方繼藩埋頭苦干,立了許多功勞,這意思是,方繼藩不在乎這些情名,只顧著為大明盡忠效力。所以這些日子,方繼藩雖出了一本……粗鄙的書,那又如何,你們這些人,捆在一起,還是及不上他,你們也有資格笑方繼藩,你們配嗎?

  這一番話……分明是為那一本《明頌》來定調子,倘若還有人敢胡言亂語,那便是清談誤國之輩,有斗膽借此機會來譏諷的,絕不會輕饒。

  這下子,那些暗中譏諷的人頓時不安起來。

  尤其是那些自南京快馬加鞭召來的大臣,更是忐忑。

  陛下突然詔自己來此,難道……就為了敲打?

  要知道,今時不同往日了啊。

  這些年來,清流一次次的遭受打擊,早已是受了重創,在宮中面前,幾乎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讀書人也統統被挖了根,連經濟基礎,都握在了陛下和齊國公的手里,要你生便生,要你死便死,反手之間,便教你身敗名裂,碎尸萬段。

  此時,誰還敢當面頂撞什么。

  于是……有人戰戰兢兢,只怪自己平時嘴太賤,磕頭如搗蒜,又道:“臣萬死。”

  弘治皇帝冷哼,他淡淡道:“周卿家,卿在禮部還好吧?”

  弘治皇帝隨口一提。

  頓時有人打了個激靈。

  既是禮部,還姓周,自是南京禮部尚書周坦之,周坦之誠惶誠恐,其實雖有尚書之名,可實際上,在南京,幾乎就等于是閑職,不過是在養老而已,正因為被邊緣化,所以周坦之少不得會有牢騷,總希望自己有機會能進京,成為正兒八經的禮部尚書。

  可這牢騷多了,哪里知道,他現在卻是說了不該說的話。

  周坦之立即叩首:“臣……臣尚可。”

  弘治皇帝道:“朕聽說了一句話,說齊國公最擅長的,乃是養豬。這話………是誰說的?”

  周坦之如晴天霹靂,臉色剎那之間,便唰的白了。

  他顫抖道:“臣……臣……”

  這話就是他說的,可是萬萬沒想到,自己一言一行,都被錦衣衛盯得死死的。

  他艱難的道:“臣……臣這些話,沒有它意?”

  百官們俱都默然,心里卻都松了口氣,看來……陛下這火氣,不是朝自己發的。

  他們開始細細的品味著這句話,心里大多都想,倘若這話沒有其他的意思,那才是見鬼了,說實話,這話挺有新意。

  本來君臣奏對,大家都是彼此客氣,極少這般將養豬之類的話,直接說出口的。

  可陛下既說出了口,自是說明陛下的憤怒,已到了極點。

  周坦之到了如今,已沒有了選擇,道:“這……這是《明頌》那書中寫的啊,其他的書,都將豬稱之為豕,唯獨此書,又或曰‘剛鬣’,唯獨《明頌》,稱之為豬,臣……臣見此書,如此……如此粗鄙,于是,借著他書中的‘豬’字,評價了一二,老臣斷沒有其他的意思,還請陛下明察秋毫。”

  畢竟是禮部尚書,水平還是夠得,轉眼之間,便將這臟水潑了回去。

  言外之意這不怪自己,是明頌這本書有錯在先,陛下要處罰老臣,若要講道理,那么……自當先懲罰這明頌的作者。

  弘治皇帝聽罷,露出了厭惡之色,他現在最不喜的,恰恰是這等故作聰明的狡辯。

  不過今日,當著諸臣的面,自也不能無的放矢,他目光落在了方繼藩身上。

  這豬的字眼,他也看到過,不過……當時也沒有其他的心思,反正那本書,處處都是‘粗鄙’,這有個豬字,一點都不奇怪了。這就好像方繼藩一般,渾身都是破綻,他若是突然對你破口大罵,你會覺得很奇怪嗎?

  “陛下……”方繼藩急了,立即道:“兒臣想要解釋。”

  弘治皇帝頷首點頭。

  今日廷議,是想要殺一殺當下的風氣,也要袒護方繼藩的意思。

  只是……想到那本書……

  弘治皇帝道:“卿家說來。”

  “陛下,兒臣修《明頌》,為的……乃是流傳千古,宛如四書五經一般,光耀萬世。”

  此言一出,頓時群臣嘩然……

  人們彼此相看,都自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滑稽的意味。

  當然,也不乏有人若有所思。

  弘治皇帝也覺得古怪起來,方繼藩行事,雖是乖張,可絕不會吃虧的,莫非……

  方繼藩振振有詞道:“陛下,這便是我新學的四書五經,如孔子一般的《春秋》啊。”

  《春秋》、《明頌》……

  這兩部書,但凡沒有瘋的人,都覺得兩者沒有絲毫的關聯。

  有人甚至覺得自己心口疼的厲害,這狗東西,終于要對《春秋》下手了。

  那周坦之畢竟是南京來的,雖也知道方繼藩不能惹,可現在箭在弦上,膽子壯了幾分;“齊國公,你可知罪,你竟將這《明頌》,比作《春秋》。”

  方繼藩微笑,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好像記錄下了這個目標,而后坦然道:“陛下,兒臣開創西山書院,弟子無數,敢問陛下,兒臣的學問,如何?”

  “……”

  方繼藩隨即道:“若是在場諸公不信,那么……我便隨便拎幾個不成器的弟子,譬如王守仁,譬如歐陽志,譬如劉文善,譬如唐寅,你們是要作詩詞,要是要作八股,又或者,想要作文章,是要比較學問的優劣,是要一辯長短,哪怕是要上馬騎射,敢問諸公,誰敢和我那幾個劣徒比一比?”

  “……”

  這純粹是耍流mang了。

  沉默之后,自是無人應戰。

  方繼藩這些弟子的本事,大家是知曉的。

  方繼藩隨即道:“門生如此,陛下,兒臣難道是個不學無術的草包?在兒臣面前,若要寫出一篇錦繡文章來,要寫一部《春秋》這般的書,不敢說手到擒來,卻也絕不比這春秋要差,兒臣在此夸下海口,誰若是不信,可上前一試。”

  這句話,真是狂傲極了。

  這是拿孔圣人來玩弄啊。

  不等一群圣人門生們紛紛站出來,氣咻咻和方繼藩理論。

  方繼藩話鋒一轉:“可是陛下,兒臣若是著這樣的書,那么就背離了兒臣的初衷了。”

  弘治皇帝皺眉:“這是何意?”

  方繼藩道:“自有文字以來,這天下,為讀書人著書者,數之不盡,可是敢問陛下,這天下,為百姓著書者,有幾人呢?”

  弘治皇帝猛地一愣。

  殿中默然。

  方繼藩的話,似在拷問。

  這當今天下,有人為百姓著書的嗎?

  周坦之反駁道:“百姓目不識丁,著了書,他們讀得懂嗎?”

  方繼藩大笑:“若是之乎者也,不知所云,目不識丁的百姓,當然讀不懂。那么……為何這天下數不清的文人墨客,就沒有一人,肯著一本,能夠讓百姓讀得懂的書呢?這根本不是能不能做到的問題,要做到,固然很難,甚至難如登天,在我看來,比著《春秋》更難。可是世上無難事,只要有心人,便是千難萬難,就看這天下有沒有人肯真正花費心思去做了。”

  “可惜啊可惜……”方繼藩肅容道:“可惜這天底下的讀書人,只挖空了心思,去尋他們的知己,去尋他們的知音,卻無一人,將這心思,花費在這上頭,孔孟之學中,其根基在于‘仁’,什么是‘仁’,善待百姓即為仁,使其知之,乃是仁。這天下自稱圣人門下的,只知讀書,可有幾人,有這樣的仁愛之心?”

  “在我眼里,在座諸位,哪怕能作出再多錦繡文章,可這些文章,不過用來孤芳自賞,早已背離了孔孟的初衷,實在讓我方繼藩為之齒冷啊。”

  …………

  可能還會有,求點保底月票。
明朝敗家子最新章節http://www.xsmmzx.icu/mingchaobaijiazi/,歡迎收藏
手機看明朝敗家子http://m.szaol.com/mingchaobaijiazi/明朝敗家子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明朝敗家子》版權歸原作者上山打老虎額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投注